• <dl id="ujtag"></dl>
    <sup id="ujtag"></sup><dl id="ujtag"><ins id="ujtag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ujtag"><ins id="ujtag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ujtag"></dl>
  • 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治工作 > 社区矫正
    社区矫正
    打开“心锁”让“三无”矫正对象回归家庭
    上海社区矫正故事②
    发布时间: 2019-02-20 09:13      来源: 法制日报
    【字号:
    打印

    法制日报记者   余东明

    法制日报见习记者 张若琂

    真拿这个赵国庆没办法!王寅干了这么多年社区矫正工作,面对这么一个老破落户也实在?#34892;?#27809;?#23567;?/p>

    赵国庆年过花甲,一辈子就在监狱里进进出出,不是盗窃就是诈骗,他的宗?#38469;?#21574;在监狱里比在外面自在。然而终究因为年岁过大、疾病缠身等原因,法院决定让他监外服刑,于是?#32479;?#20102;王寅主管下的一名社区矫正人员。

    老头劣迹斑斑,家人早已与他断绝了来往,成了一个无家可归、无亲可认、无业可就的“三无”人员。

    王寅查看定位系统,发现赵国庆一直呆在一个公共浴?#20381;鎩?/p>

    此前,打了多次电话让他来报到,赵国庆硬是不接,好不容易接通了,他又找各种理由耍无赖。

    “你这是要在浴?#20381;?#21574;一辈子?”

    “那可不?不然?#26131;?#21738;里??#32622;蝗搜!?/p>

    王寅挂了电话,准备去一趟公共浴室。

    (一)

    公共浴室内。

    因长期见不到阳光,潮湿、阴冷,到处?#38469;?#38738;苔,走一?#20132;?#20004;步,王寅小心翼翼,生怕摔跟头,突然一只老鼠嗖地一声从他腿边窜过,王寅吓了一大跳。

    “老赵,赵国庆……”

    王寅喊了两声,继续往里走,终于在浴室最里面的房里?#19994;?#20102;他。

    赵国庆躺在地上,身下垫着一个薄薄的垫子,翘着二郎腿,哼着歌,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,看着他这副样子,王寅简直哭笑不得。

    “赵国庆!”王寅又喊了一声。

    “到……咦?王老师,你怎么又来了。”赵国庆一骨碌爬了起来。

    “报到不来,电话不接,我只能登门拜访了。”王寅不无嘲讽地说。

    “我哪?#26143;?#20132;电话费啊?您别老给我打电话了,我接电话也要钱。”

    “不想接电话就来报到!”王寅口气硬了起来,他觉得老赵?#34892;?#32781;无赖。

    “哎哟!我饭都吃不饱,哪有力气走那么远的路……”赵国庆继续耍无赖,“王老师,你要不把我送回监狱吧,那里管吃管?#28982;?#26377;地方住。”

    说着他又躺下了,王寅叹了口气,只能离开了。

    (二)

    赵国庆的妹妹?#34892;?#31168;,年过半百,衣着朴素,见到王寅来访,说话还算客气。

    秀秀家装修简单,家具陈旧,里屋床上躺着他们年迈的母亲,“我想见儿?#21360;?#32769;人病重,身边离不开人。

    “你想都别想,就当他死了吧。”原本平静的秀秀忽然皱眉,语气?#22411;?#30528;火药味。

    “你和你哥哥……”王寅问。

    “我没有这个哥哥,从年轻开始他就惹事,三番五次进监狱,惹那么多麻烦,我家的脸早被他败光了。”秀秀生气地说。

    “但你母亲不是想见他吗?”

    “她懂什么!就知道宠他,这么些年?#38469;?#25105;在照顾她,他赵国庆回来过吗?”秀秀的情绪仍然很激动。

    “他的户口不是还和你们在一起吗,毕竟同胞?#32622;謾!?#29579;寅劝说道。

    ……

    多次家访,王寅终于说服了秀秀给赵国庆租了个房子,还同意帮他支付房租和水电费。

    (三)

    这天一早,赵国庆就来报到了,王寅深感意外。

    “今天怎么来了,之前不是不愿意来吗?”王寅虽知缘由却没说破。

    “来?#34892;?#20320;啊!我现在有地方住了,?#37096;?#20197;常常去看看老母亲和秀秀他们!”

    王寅笑道:“还有一个惊喜你要不要,你的低保下来了。”

    赵国庆?#34892;?#19981;相信?#32422;?#32819;朵,红?#25628;?#30518;。“让我怎么?#34892;?#20320;……”

    “不用谢我,不要再惹事就行了,我希望经过这10个月的矫正期,你能够彻底洗心革面。”

    “这么早赶过来,还没吃早饭吧?”王寅从抽屉里拿出一包饼干递过去。

    老赵嘴唇哆嗦,老泪纵横。

    □ 矫正手记

    王寅

    我接触过的大部分“三无”矫正对象都有自暴自弃的表现。他们大多都?#26143;?#31185;,与家人断绝来往,与社会脱节,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全力帮助他们走出误区,脱离不良习气,实现自食其力,如果有家人,还要想办法帮他们牵线搭桥,重获家庭温暖。

    责任编辑: 张丽青
    北京赛车彩票计划
  • <dl id="ujtag"></dl>
    <sup id="ujtag"></sup><dl id="ujtag"><ins id="ujtag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ujtag"><ins id="ujtag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ujtag"></dl>
  • <dl id="ujtag"></dl>
    <sup id="ujtag"></sup><dl id="ujtag"><ins id="ujtag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ujtag"><ins id="ujtag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ujtag"></dl>